第五章

小说: 缉拿娇妻:神探先生请留情 作者: 晓娇娇 字数:1956

  “嚯,吓我一跳,你干嘛呐。”

  唐毅的一番话使得长江突然的哭了起来,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边哭边喊:“我的金豆啊!全输了啊!”

  “喂!喂!你疯了啊!长江!”不管唐毅怎么吼,都镇不住此时泪流满面的长江。

  长江的哭声引来了宋子江和孔祥,两人同时走来,又同时在长江的胸口捣了一拳。长江吃痛,捂住了胸口,却不见哭声停止。

  “诶!这是干嘛呀!”唐毅见宋子江两人的反应大为惊讶,一下子拦住了他俩。

  孔祥将她拉过来,悄声说道:“队长在网上匿名和他玩斗地主,把他的金豆子赢得一干二净。”

  刚说完,办公室中的丁余也走了出来,一看到一堆人围在一块儿,便不悦的说道:“这是干嘛呢都,一会儿会议室开会。长江你过来一下。”长江泪眼朦胧的看向了他,委屈的点点头,面无精神的拖着双臂走了过去。

  丁余坐在沙发上,右腿搭在左腿上,低头玩着手指,听见有人进屋的声音,便撇眼看向了长江。两人互相沉默,长江不停的抽泣,丁余也一个劲儿的扫视着他。

  “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进的刑警队。”他抬起了头,舔了舔嘴唇。长江没有答话,但是却比刚才淡定了许多。“你知不知道你父亲为了你在家里不吃不喝供着你上大学?你有技术,但是你不爱学,你父亲差点跪下求着局长让你进的刑警队现在就换来你在这里混吃混喝?长江,你很聪明,如果你能想明白,那你就继续留下,如果还是按着你自己的套路去任性,我想,你就没有必要了。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生活,但是现在,你是一个警察,人民警察。”说完,也不顾长江欲言又止的神情,径直走向了会议室。

  长江真的太像五年前的丁余了,所以他不想这样一个孩子走向毁灭的道路。虽然向往着自由和平等,但这个社会,终归是残酷的。

  距离丁余立下七天誓言已经过了两天了,案子的思路依旧混沌不堪。

  “根据我的多处走访和研究,张富晨在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因为女友管乐然劈腿,和她大吵了一架然后分手了,这是唯一一个和张富有结仇可能性的人,不过就在吵架后不久,管乐然的舅舅就将她带回了美国。还有李立的前女友,也是这个表演系的管乐然,去年十一月份分的手。”宋子江拿着他的小本子,手中转着的笔啪的一声掉到了桌子上,失神的长江被惊的打了个机灵。

  “这女的够厉害的呀,同时和两个男的搞对象。”孔祥感叹道。

  宋子江捡起笔,鄙夷的朝着他挥了挥手。“不是两个,是三个。徐千晖也和这个女孩有过情人关系,时间都不是很长,一般两三个月就分手了。但是管乐然,却是唯一可以将这三个死者联系到一起的人。我们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她。”

  他轻挑眉,看向了丁余。孔祥瞪大了眼,这可是这个案子现如今唯一的突破口啊!除了长江,其余的人都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而丁余却微微皱眉,眼神飘向了长江那里。

  “我让你查的人你查了么?”

  长江低着头,仿佛失了神。孔祥将自己手中的纸团朝他一扔,他才如惊醒一般的慌忙的拿出电脑。

  “哦哦……那个……她叫葡萄,是中大心理系的,其他的……还没查到。”长江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心虚的已经没了声音。众人都知道他刚刚才被丁余训了一顿,便都不作声,偷看着丁余的脸色。

  “呵,果然。从我们敲门的那一刻,她就开始了伪装,她根本没有一句话是实话。这个丫头,不简单。”丁余的嘴角微微上扬,似是看明白了什么,宋子江一头雾水,只能拿着自己的笔记本,不停的记。

  “客厅是古典风,主卧是朋克摇滚,次卧是清新风,卫生间里贴满了凯蒂猫。一个屋子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风格?符合审美么?”他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给大家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种完全不同的东西,甚至没有任何逻辑的四种风格却出现在了同一间屋子,不免让人多了些疑问。

  “把管乐然找到,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孔祥插话道。

  “恐怕……”丁余想起了昨日看到的那个生肖兔,心底沉了沉。恐怕他们所有人都把这个案子想的太简单了。

  “算了,先查吧。”他不觉得这个案子就这么简单,但是管乐冉这个人肯定有什么关于这个案子的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午时,丁余再次前往了中洋大学,但是这次去的,却是教师办公室。周贺龙是他的大学同寝的哥们,他毕了业留校当了体育老师,现如今也是体育系的主任。直到丁余被辞退离开学校,他们才告别了十年的同寝生活。

  “老爷子真是够惯着你的。”周贺龙拿着纸杯在大桶水前接着水,然后放到了丁余的面前。“如果不是你爸把这件事给顶了,恐怕你是刑警队都呆不下去了。”

  “逄筱自己做了些什么她自己明白,她肯定不敢把这事儿摆明面上。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这他妈哪来的孩子?要不是我喝醉了,我能让她把我玩了?”丁余愤愤不平,本来端在手中的水杯一下子就摔到了台面上,水溅落了一地。

  周贺龙一见,急忙给呵住了,压住了他的肩膀,忙道:“哎哟,行了行了。你就不能收收你这个脾气,怎么记吃不记打呢。”

  丁余努努嘴,嘴中虽然还在骂骂咧咧,但却没有再出声。一瞥眼,无意间看到了办公室外正在向操场走去的人,搁下水杯就朝外跑去。

  “葡萄。”丁余叫住了她。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喜欢阅读小说,推荐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