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 缉拿娇妻:神探先生请留情 作者: 晓娇娇 字数:2105

  葡萄回过头来,先是好奇,然而转脸便换了一副警备的神态。“丁队长好。”她给人的感觉是很文静的一个女孩,神色淡淡,眼神却很透亮。如果丁余不是现如今的丁余,他也一定会这样觉得。但现在,他知道,她是在伪装。

  “有时间么,和你聊聊。”

  “好。”葡萄答应的很爽快,顿了一顿,然后同丁余一起并肩行走。

  操场上人不多,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唯独这丁余和葡萄,一个大叔一个女孩。这却让丁余想到了五年前,也是一个大叔一个女孩,就如同现在这样,并肩走在操场上。

  “你和管乐然关系怎么样?”丁余从兜里摸了摸烟,想到这里是学校,便转手拿出了薄荷糖。

  “我们俩从小就是邻居,认识十九年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是一个学校。她学习不好,但是为了一起到中洋上大学,她选择学习表演,她这么多年受的这些苦,恐怕只有我才会明白。”葡萄的眼神暗淡了下来,语气也有些郁郁沉沉的。

  丁余没说话,顺手抚上了她的头,轻轻抚摸着。葡萄一怔,却并没有过多的排斥,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丁余能明显的感觉到葡萄对他的一开始的抵触。从昨天开始,她便带着极强的防备意识。

  “管乐然没有出国吧。”丁余的语气很淡,而身边的葡萄却停下了脚步,低了低头,说道:“她舅舅说带她……”

  “你是不是也在怀疑她出国的真相。”他一语打破葡萄的心里防线。葡萄终是抬起了头,对上了丁余略带笑意的目光。毕竟是一个大一的小女生,和丁余在一起,竟显得更加的幼稚。

  葡萄甩开了目光,跺着步子反身离开,不再回头。

  丁余一挑眉,把手机拿出握在手中里把玩,迟迟没有动作。忽然,一阵呼喊声朝这边涌来,他下意识的侧头看去,却只见到一群围坐在一起的女生。

  他拨出了号码,不多时,便说:“不用找管乐然了,她死了。”

  每一个城市,总会有那么几庄不可告人的凶杀案,中洋市也不例外,幸运的是,几乎每一起案子都能够顺利的结案,不管过程怎样,只要结局够精彩。

  这日,赵局精神抖擞的来到了二队,大厅中只有长江一人坐在电脑前,他慌慌忙忙的站起来,恭敬的朝着赵局拱了拱身子。

  赵局朝他拜拜手,问道他:“你们队长呢?”长江不敢怠慢,连用手指向了办公室。

  丁余杵在桌子上,闭着眼,一手大拇指顶住了太阳穴。几乎连续几日为合眼,已经让他这种不再年轻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这是第三天了,虽然案子已经有了明显的进展,但是丁余却总觉得哪里不大对。葡萄,为什么隐瞒关于管乐然的真实事情?

  咯吱一声门被人推开,丁余放下来了胳膊,抬头看去,一见是赵局,便强打着精神站了起来。

  “赵局。”他舒缓了一下面容,转身要拿纸杯去接水,却被赵局给拦下。

  “你看看你,这大黑眼圈,赶紧坐下吧。”赵局夺过纸杯,拿起了丁余桌子上的杯子接了一杯水,然后放到了茶几上。

  丁余尴尬的笑了笑,拿过水杯,坐在了赵局的对面。

  “案子怎么样了?”赵局问道。

  丁余无奈的摇了摇头。按他的分析来算,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个真正的凶手是谁。但是他并没有证据,甚至连侦查都无从查起。这次的对手,太过强大,他的反侦察能力,超乎了丁余的想象。

  赵局好似就知道丁余会这样说,神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丁余。丁余接过,细细一看,脸色大变,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甩手将纸条扔到了桌子上。

  “他们不了解,您还不了解我么?”丁余的脸憋的通红,他抬起手,却又隐隐的放下,将手上的愤怒,化作了语气上得逞强。“是我在大会上立的军令状,如果没有完成,我甘愿接受惩罚。您觉得我会因为惧怕,而重新做一次涪陵黄么?”

  涪陵黄。丁余浑身一震,喘着粗气,脑中一片空白的没了下文。赵局明显也一怔,盯着他看了半晌,深深的叹了口气。“丁部长走的时候,让我们照顾好你,你这个位置现在有多少人在窥探着呀!”

  “我说了七天破案,一定能破。如果破不了,听您安排。”他挺身站在赵局的身前,然后反手一开门,大步踏了出去。

  他一定要破案,就算不为别人,也要为了自己。

  “死了?”孔祥夺过丁余手中的档案,不可思议的惊叹道。

  一月二十三日,张富晨同女友管乐然大吵一架,一月二十五日,管乐然的舅舅到学校办理了退学,一月三十日,据中洋机场调回的明细来看,确实有一个管乐然的女生买了前往加拿大的飞机,但是从监控里却没有找到她登机的影像。

  “中洋有一个风俗,如果家里有亲人去世,当年就不能过大节。管乐然的家里,还摆放着去年的生肖玩偶,门上帖着去年的福贴。当然,这只是不准确的怀疑。现在我们需要找到管乐然的舅舅赵鑫。”丁余的话,仿佛给了大家一记棒子,难道说,他们原来的怀疑的东西都是错的?查了这么久的案子,竟然要全部翻盘?

  正沉默着,唐毅却突然从解剖室冲了出来,将一次性手套远远的就扔到了桌子上,双手撑在桌子上,大口呼着气,激动的说道:“队……队长……我发现了……张富晨有一小部分的头发根部是松动的,这就说明他死前或死后被人拽着头发拉扯过。如果这一点成立,那么他尸体发现的地点就不是第一现场!还有刀口!那是因为有人故意模仿自杀,但是并不专业,所以呈现的是平刀口。”

  丁余打了个机灵,直直的与唐毅对视。没错,他怀疑的果然没错!是有人特意谋划了这样一场连环杀人案,他根本不是为了逃脱法律的束缚,他是为了给自己后面的事情做出充足的准备时间。一点点的破绽虽然不明显,但是刀刀致命,一步一步将他们带入了凶手的圈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喜欢阅读小说,推荐下载APP